感覺連我本人都快要寫到接不下去了......只好把對手們削弱一點.讓主角趕快打完吧.下次絕對不會在亂寫大混戰了......另外其他的徵角我會讓他們以轉學的理由把年齡層比較近的都放上來試試看


      幾乎在場的所有人都為連續除掉兩隻三眼猴而感到振奮但有兩個人卻沒有,一個是待在車上旁觀的李陸嵐,另一個則是被打倒在地,狼狽死撐的梅祿苚。三眼猴對同伴的死先是吃驚,然後就是憤怒,但除了繼續揮動鐵杖攻擊之外,暫時也沒別的方式。梅祿苚自然是首當其衝,只見他被擊倒後,鐵杖立即跟上,在三眼猴手中如活蛇般靈巧的迴轉,尾端朝著梅祿苚的心臟部位重重刺下。

「咚!」傳來的並非血肉爆裂,而是重物撞擊聲,

只見一個全身泛著金屬光澤的魁儡人偶擋下了鐵杖,隨後龍翼一發巨大的火球擊落鐵杖,同時以水柱逼退三眼猴。三眼猴退後幾步後又衝上前來,但動作卻硬生生的停住,只見牠身上的水結成一道道冰鍊,三眼猴遲疑了一秒就扯斷冰鍊掙脫。但這一秒的遲疑就足夠龍翼攻擊了,三眼猴回過神來時身上已經刺了一排銀針,想要閃開時地面突然凹陷,在三眼猴還沒脫身前凹縫又迅速的合閉,整支左腳就因此而動彈不得。龍翼手上憑空聚集了一到電流,銀針受到電流影響而不斷向內聚集,直到針全部陷入三眼猴的內臟並聚成一束。此刻在三眼猴眼中,龍翼臉上的燦笑無疑是比任何事物都更加猙獰嗜血,在極度恐懼下牠掙脫了陷在凹縫中的左腳,轉身就盡速逃離。龍翼見狀也不去追,只是將手中的電流舉高,隨後電流就已有如飄浮一般的速度與路徑流向天空。三眼猴逃出戰場後卻忘了一件事,龍翼的銀針依然刺在牠體內,在空曠的平原上就成了良好的引雷針。流入天空的電流仍不斷的聚集,最後成了一團球狀閃電,在電壓差達到飽和的瞬間,三眼猴先感覺到一道白光,然後是高熱與巨響,被雷電擊中的三眼猴立即成了血肉模糊的焦屍。

「九隻,請鼓掌。」

        接連失利的三眼猴群再度停下動作,已經擺脫敵人的幾人就趁機歇息,雙方都停了下來,思考或等待下一步動作,只剩下場中的兩組仍在打鬥著。其中一邊的李麗蓮和吳鳴仕各自趁對手跟著同伴停頓時脫離對手的攻擊範圍,但另一側的陽琉燁和田斐財則明顯因為狀況不佳而無法脫逃。因此距離較近的三人不得不過去協助,尚未遠離戰區的吳鳴仕自然而然的是最先抵達的,但他並不急於攻擊或救人,而是讓酸與在他身前化出一團黑氣。黑氣隱約聚集成一個人形,接著吳鳴仕猛然將手刺入人形的胸口,從中拔起一把黑色的短劍,而人形與黑氣之後就有如死亡般的消散於此。三眼猴僅是停頓了一下,認為短劍似乎不足以為懼後,又朝向田斐財揮拳,但就在這時短劍爆出一股必原先更濃烈的黑氣,頃刻間纏住了三眼猴龐大的身軀。從後方趕過來的黑殤立即抽出薙刀砍去,三眼猴想舉手阻擋,手卻被黑氣給牢牢纏上,黑殤的刀就這樣挾著一股強烈的風壓切入三眼猴左腿。黑殤藉著前一擊的反作用力將薙刀旋轉了一圈,一道半月形的火焰巨刃襲向三眼猴的頸部,三眼猴見狀自然是不敢大意,在身體無法動作的情況下只好爆出全身靈力防禦。此時吳鳴仕突然突兀的做了一個反手向下刺的動作,黑氣立即起了反應,順著眼耳口鼻滲入三眼猴的腦部中。三眼猴的防禦動作硬生生的停住,面露驚慌的表情但又無法掙脫,此時月形的炎刃已經切入頸部,直接從另一側切穿而出,隨後又是一具巨大的屍首倒下。

「咦?魚腸?怎麼會帶有……」

「麻煩暫時請別說出去。」

「隨你吧,只剩八隻。」

        原本就已經遲疑的三眼猴再看到群中較強大的四位接連身亡,整個群體陷入了慌亂的狀態,既不敢對上眾人又因為十尾的威勢而不敢撤退。正當牠們無所適從時,也不知道是誰先注意到車子四周已經沒有人防守了,馬上就想毀掉車身與駕駛交差,八隻三眼猴已與身軀不相稱的速度向車子衝去。但三眼猴移動的同時車門卻打開了,李陸嵐從容不迫的探出頭來,看清狀況後再拿出了數把小刀,而三眼猴已經離他不到十公尺了。第一隻三眼猴就這樣筆直地衝上前去,卻突然注意到李陸嵐舉起的手不知道何時已經放下。下一刻三眼猴同時感覺到眉心處的第三隻眼傳來劇痛,但牠並沒有看到什麼優美的銀色弧線,只是看到同伴帶著同樣吃驚的表情正在後退,緊接著第二次的疼痛又出現,第二把刀已經卡在相同的位置上了。

「趁現在快走。」李陸嵐向正準備補刀的幾人說到,

「可是牠們……」

「我讓小刀卡在牠們眉心,這樣比穿過去更痛,只是不會馬上死掉,運氣好還能變成無法操控靈力的普通妖怪。」

「至於十尾那傢伙,既然都已經有埋伏了,現在我再過去也只是陷阱或者空城而已。」

於是第一次的行動就在幾乎沒有任何收穫可言的狀況下收尾了。

        在回程的同時兩邊則分別開始了各自的討論,眾人那邊就這樣理所當然一般的造成羅什曼的車子上噪音不斷,

「呃……既然被十尾逃掉了,那現在應該要幹嘛?」聊天聊到一半時田斐財突然問到,

「嗯……對了,我好像有聽到李陸嵐說什麼內奸……直接稱呼名字沒關係吧?」吳鳴仕轉頭對李陸嵐說道,

「稱呼之類的我倒是無所謂。」

「那你對啥事情有所謂?」田斐財不僅吐槽道,

「先別吵,不如先認識一下新加入的人如何?」吳鳴仕說,

「現在才想到要我們自我介紹嗎……」原本坐在最後一排(車子座椅有三排)的銀髮少年探過頭來說,

「呵呵,別太急啊,我的名字是龍翼」旁邊的青年笑著說道,

「沒什麼好笑的吧。我叫做黑殤,觴是濫觴的觴,請多指教啦。」銀髮少年回答說,

「寒月。」藍色長髮的少年只是應付似的回答,

「容易、黑商……寒月似乎沒什麼錯號可以取。」

「我已經強調是濫觴的觴了,你是故意的嗎?」黑殤無奈的聳肩說,

「沒禮貌。」

「對,沒禮貌」

「……」

「對了,剛剛一開始打的時候哪都不動手是怎麼樣?」陽琉燁也探過頭來問道,

「……」

「喂喂!回答啦。」

但是李陸嵐似乎是在想什麼事情,也有可能只是單純在發呆,完全沒有回答的意思。他隨便的態度也令陽琉燁有些不滿,忍不住伸手將他的肩膀用力搬過來,不料正好抓到之前受傷的位置,鮮血立刻就滲透了出來。坐在旁邊的幾個人見了不禁愣了一下,

「……這樣子會痛欸。」李陸嵐面無表情的望向其他人,

「麻煩會痛時請做會痛的表情,不然我們看不出來……」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個……先止血啦!」陽琉燁驚慌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算了,我剛剛是在想……」

「喂喂,血還在流怎麼能算了?」

「我在想誰會是那個間諜啊?」李陸嵐自顧自地講到

「這個倒是不難,簡單的想一下就好了。」陽琉燁回答說,

「所以那到底是誰?」旁邊的幾個人也湊過來聽,

「只要把不可能的人選刪除掉就能知道了,十尾的手下應該會找沒有威脅性、個性不能太單純、而且還要一直跟著我們行動的人。」

「那不就沒有人了嗎?」

「不對,想仔細……是司機才對。」陽琉燁一邊意示著不要被聽到一邊注意對方的說到,

「不管間諜是誰,如果間諜被懷疑十尾就會派新的過來,如果間諜不是他也還是有另一個,所以也只能自己注意了。」李陸嵐接著話分析,

「剛剛有電話通知,你們學校和其他幾所學校都被破壞了,所以會有很多轉學生進來,還會另外拆班。」才剛被討論的司機突然轉頭過來說,又害幾個人愣了一下,

「為什麼只有我們學校被破壞還沒有停課?」

「還有為何是由司機來通知?感覺……好像更可疑了……」

「反正就是會有很多新學生來就對了,我想會引出很多事情來吧。」李陸嵐無所謂的聳肩,

很剛好的,李陸嵐這一次對劇情的猜測,可以說是完全猜對了,但他也沒有想到過,所有的猜測同時發生會這麼的……混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詭靈嵐雨 的頭像
詭靈嵐雨

嵐.隨手小說

詭靈嵐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泠淵
  • 原來還有把對手削弱的這招XDDD
    我學起來了(欸
  • 因為連續三篇都是在打來打去弄得我自己都頭暈了......
    把對手削弱是只能用幾次而已的.大部分的人比較傾向讓主角開外掛XD

    詭靈嵐雨 於 2014/05/25 16:55 回覆

  • 星野和嵐
  • 帝你拖了好久喔
    而且對話的部分又變多了ㄟ
  • 沒辦法嘛.有考試而且本來就已經沒梗了......
    對話裡面有一段是來衝字數的.你可以找找看

    詭靈嵐雨 於 2014/05/25 17:31 回覆

  • 虛無
  • 我出來了
  • 對啊.其實上篇就出來了.但是沒機會自我介紹

    詭靈嵐雨 於 2014/05/25 20:17 回覆

  • 影瞳
  • 呃呃....
    老實說
    我忘記我家的能力到底是什麼了(丟臉)
    還有像是長相、個性什麼的...全忘了耶!(震驚)
  • 看來我好像太久沒有更新文了......
    沒關係留言裡面還找的到.只要挖出來就好了

    詭靈嵐雨 於 2014/05/25 20:37 回覆

  • 亞夜
  • 沒禮貌!話說我是那個「...」
    下一篇交出來
  • 哈哈
    ......的有很多欸.你是在說哪一個?大部分是主角的
    呃......下一篇還要一段時間......

    詭靈嵐雨 於 2014/05/31 22:07 回覆

  • 亞夜
  • 沒理冒下面的
  • 泠淵
  • 嵐帝最新的文居然是五月份的……太混了啦!!!
    這樣是說,要來催文的意思?(被打飛)
  • 呃.最近沒啥在動嘛......等有空時會寫的(逃)
    要來催文也是可以啦.但是不一定有用就是了

    詭靈嵐雨 於 2014/08/14 01:29 回覆

  • 亞夜
  • 就是說嗎!快更文,不然打你屁屁歐!(燦
  • ......(裝作沒聽到好了......)

    詭靈嵐雨 於 2014/08/18 13: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