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各為覺得主角李路嵐有像到沈洛年.那看完這篇時可能會很失望.所以請了解李路嵐已經隨便+自我中心到沒人性的地步了.或者乾脆跳過這篇.順便說一下.標題是引用六道骸的名言.


       當時對於十尾的事,羅什曼沒有正面回應,只是要李路嵐等人過幾天去找他,這點讓他們感到莫名其妙。結果四個人就莫名其妙的被請上了車,

「這臺越野車雖然是舊式的,但是還算是蠻高級的。」田斐財受不了沉默的氣氛,勉強找了一句話開頭,

必竟他們之間大概只有十尾的事可以討論,又剛好羅什曼什麼都沒有說,當然就沒有話題可言。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陽琉燁問那個一直坐在旁邊的觀眾

「叫我吳鳴仕就好了。」

「無名氏。」李路嵐這句話說完後,車上又回到無話可說的尷尬氣氛,

於是他們就只好在這無言的氣氛下前往即將特訓(?)的場地。

       所幸不久之後,車子就抵達目的地,但是場地和想像中的有所差距,羅什曼直接把他們四人接到一棟別墅裡,

「這是我傾家蕩產(?)才買下的別墅,裡面訓練設備、保全、住宿之類的東西都很齊全,不過這不是我帶你們來這裡的主因。我是要讓你們認識兩位同伴,我猜其中一個你們應該認識。」羅什曼故意露出一臉神秘的笑容,隨後打開身後的一扇門,

「怎麼會是你?」四人同時問到,

其中一個是曾經被李路嵐秒殺的白目學長之一,而走出來的另一個人,雖然其他兩人(陽琉燁和田斐財)不認識,但是卻更加出乎意料,

「麗蓮?你在這裡幹嘛?」李路嵐雖然心裡有數,但還是問,

那件事我已經大約查清楚了,包括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大家的死因;還有十尾是如何操控一切的。」被稱為李麗蓮的女孩激動的說,

「那你為何依然困惑?」李路嵐的回應避重就輕,

「我想聽你親口說出一切,我要表哥你告訴我一所有的真相。」

「你真的想要知道?」李路嵐語氣冰冷的回答,雖然他依然面無表情,但是眼神卻令人感到一股冰入五臟六腑的寒冷,

「我想知道。」李麗蓮回答的語氣堅定,

「如果不方便對外人說的話,我們就到外面談吧。」李麗蓮說話的同時打開了另一道門,轉身走進去,不留任何商量的餘地,

李路嵐只好隨後跟上。

       李路嵐被帶到一片空曠的水泥地,卻發覺自己正踩在一連串複雜的圖形上方,圖形組成的術式瞬間起動,設了一個巨大的結界,

「這樣一來你就不能繼續逃避了吧,在這結界從裡面是完全和外界阻隔的。」

「你想知道什麼就問吧。」

「就先告訴我那些被十尾操控的殺手是誰,我一直以來都想親手報仇,那件事發生後我就開始追殺他們,卻總是一無所獲。」

「你找不到他們的。」

「我不相信,告訴我真相!」

「他們曾經是我的朋友,是最好的朋友之一。」

「怎麼可以因為是你朋友就袒護他們!他們殺了大家!不久之後就會來殺我們!你怎麼可以包庇他們!」李麗蓮的語氣激動,幾乎是用大喊的說,

「我沒有袒護他們。」李路嵐冷淡的想避開這個話題,

結界裡的氣氛越來越暴躁,李麗蓮激動的不斷逼問,李路嵐卻依然冷淡的迴避話鋒。當結界中愈來愈燥熱的同時,結界卻突然裂開,

「你們先前講的我都知道,麻煩請繼續說清楚。」只見吳鳴仕反抓著一把長匕首,反手劃開了結界,

「你是怎麼進來的?」李麗蓮顯得十分驚訝,

「只要破壞地上的術式,結界就會變得不堪一擊。」

「那不是重點,請告訴我真相。」吳鳴仕對李路嵐詢問到,

「為何你也想知道?」

「被十尾抹殺的家庭不是只有你們,實際上受害者的數量非常龐大……我也是其中之一。」

「好吧,你們就問吧。」

「殺手有幾個?是誰?在哪裡?」

「他們幾個曾經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他們殺了所有人,早已不再是你的朋友了。」

「我知道。」

「那就快說他們去了哪裡!他們隨時都會繼續殺人!」

「你們找不到他們是有原因的,因為他們……已經死了。」李路嵐回答前明顯的猶豫了一下子,

「怎麼可以!」兩人驚訝的同時叫出,李麗蓮更是臉色蒼白,好像差點暈眩似的,

「沒錯,他們全都已經死了,是我親手殺的。」

「……為什麼?」

「他們殺完一遍之後,又再度回來趕盡殺絕。雖然他們在控制之下,每一個下手都比我還狠,但是我從眼神中發現他們還有意識,驚恐的看著我一個個將他們逐次殺掉。」

這句話說完,現場氣氛籠罩著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沉重壓力。李麗蓮神情恍惚的靠在一旁,若非被吳鳴仕扶著,否則她早已倒地,

「這是最好的方法,一次就一了百了,要不然他們會一在的不斷妨礙我,更何況他們還想把你和我都殺掉。」李路嵐冷淡的解釋,

「所以我們沒辦法復仇,也不需要復仇了?」

「不,真正的兇手是十尾,而那傢伙現在還在繼續殺人。你先把麗蓮扶回去,十尾的事晚點在討論。」

「……」吳鳴仕苦笑著照辦,

結果這次他們之間的談話就這樣不了了之的結束。

       李陸嵐獨自一個人走向後院那灰暗的夜空下,似乎是在思索著某個回憶,這時吳鳴仕卻冷不防的從後方拍他肩膀。正當李陸嵐在想要不要捅他一刀,讓他知道當有人在回憶往事時不要去打斷時,吳鳴仕開口問話,

「你是不是還有事沒有說出來?」

「……」

「我希望能知道完整的一切。」

「有些事實你們還不應該知道,下次有機會在說吧。」李陸嵐語氣似乎是認真的,

雖然吳鳴仕還是很想知道真相,但是在李陸嵐的極度沉默之下,還是一無所獲的離開了。才剛打發掉吳鳴仕,李陸嵐卻開始聽到一陣細微的聲響,當他正在懷疑時,聲響越來越清楚明顯,

「你還會覺得悲傷嗎?」是一稚嫩的童聲傳來,

李陸嵐轉身去看,吳鳴仕已經回去,附近都四下無人,更何況發音的是個小小的女聲,

「回答我,你還會悲傷嗎?」小小的童聲又問,

反正也不知道是什麼,李陸嵐所幸就直接回答,

「當他們動手那一刻,就已經不是我的朋友,而只是一群敵人了。」

「……」

哥哥你……你好可憐。」

       李陸嵐獨自站在月空下,冷漠的夜空中僅剩下一絲冷漠的月光,映照在李陸嵐冷漠的雙瞳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詭靈嵐雨 的頭像
詭靈嵐雨

嵐.隨手小說

詭靈嵐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